元宵节快乐!附kiruna的游记

转眼一个新年又要过去了,这里祝大家踏实工作,炒老板不被炒。
懒得贴照片了,感兴趣的去这里看吧

去年十一月份预订去Kiruna的火车票,因为是朋友号召的,当时也没有多想,没想到竟然大年三十和初一都在冰天雪地里度过。

贪便宜去的时候的火车票买了坐票,以为上车的时候可以买到卧铺,问了列车员竟然没有,只好坐了十几个小时,还好人也不多,占据两个座位可以躺下来,躺的实在是不舒服。前面坐了几个唧唧喳喳的女孩,似乎是在瑞典学习的德国人,还带了pa svenska看书写作业,比较强悍。有人还带了狗,那只狗一会躺在下面,一会爬到座位上,比我舒服多了。

一路无话,窗外的雪越来越多。我研究日程的时候发现我似乎可以赶上去ice hotel的公车,车子9点40到站,公车9点47出发。我下了火车后就在雪地上狂奔,路上问了几个人,气喘吁吁的最后一个上了公车,满车都是游客。周末公车只有一班,早上去,下午回,能赶到运气还是不错。
Ice hotel外表看看没有什么出奇的,参观的成人票295,很贵很贵。不知道住在里面要多少钱了。因为ice hotel一年一建,这个已经是第19个冰旅馆了。据说当年小镇上的人想吸引冬天的游客,冰旅馆现在的总裁就飞到日本,去考察日本冬天的旅游业,人家日本有温泉什么的,这里啥都没有,最后带回几个冰雕艺术家,准备搞冰雕展。几个艺术家工作后比较有闲情逸致,做了一个小冰屋 (igloo),里面还雕了冰家具,当然他们就是雕着玩的,没有计划让人睡在里面。无巧不成书啊,小镇上当时有一个会议,旅馆住满了,一位老兄没有屋子,准备住到Kiruna镇上。冰总裁碰到他了,就开玩笑说他们有空余的房间,这位老兄也是喜欢新刺激,看到igloo,冰床什么的,立马两眼放光,要住进来。大家给他准备了兽皮,睡袋,他就睡进去了。其他人一夜无眠,生怕出意外,结果第二天他很开心的出来。冰总裁两眼放光,看出了一个很大的生意。同学们,这就是冰旅馆的由来。
冰旅馆里面有著名的Absolute Ice Bar,我去年夏天的时候陪一个朋友去过斯德哥尔摩的的Ice bar。据说这个bar当初Absolute根本不想赞助,冰总裁也找了其他几家,没有人愿意。没办法,冰总摆了几瓶Absolute的Vodaca,请了记者拍了几张照片。没想到这几张照片一炮打红,还被评为当年世界最酷的旅行地之一。红了就好办了,Absolute马上电话打来赞助命名。
现在Ice Hotel所在的小镇最大收入是卖冰,据说每年出口到日本有几千吨,ice hotel ice,与众不同的ice!
三十晚上和一些朋友做饭过年,我可能是前一天晚上没有休息好,肚子疼,很不舒服,过了好久才缓过来,回去吃了黄连素,吃完发现我的药也是过期的了,晕。

旅行的重点是参加著名的Henrik老头旅行团。网上传的神乎其神,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便宜(相比较两天一夜的其他团),同类型的旅行团小镇上到处都是。老头旅行团包括在小木屋住一晚,个人觉得太没有必要了,又不舒服又浪费时间,当然喜欢自虐的人除外了。
参加老头旅行团的网上攻略一大把,套路所有人都知道。先有一辆车把你接到集合地点,这里注意了,先到未必是好事情。集合点就是野外,你在那里就是受冻,所以多穿点吧。我们还好,等了二十分钟左右,老头来了,宣布了一些事情后,收钱,提供裤子和鞋子,不要逞强,如果你的衣服不是极地级别的,还是用老头的比较好,破是破了点,保暖。鞋子很大,晃荡晃荡的,据老头说,大点好,保暖。建议穿双厚点的袜子。

Husky狗睡在小铁屋子里,很可怜,放出来后要把他们牵到前面的铁链子上锁好,注意牵的时候要扣住狗的脖圈把狗的前脚凌空,否则控制不住。我也自告奋勇的去牵,碰到一只超级不老实的狗,路中间猛的转身,结果我和它拥抱在一起,亲热了好一阵才分开。Husky们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排泄了,雪地上顿时多了很多黄的黑的物体。
关于驾驶雪地摩托和狗雪橇,老头旅行团的一个哥们会恐吓大家多么多么危险,还说雪地摩托最好有驾照之类。我两样都试了一下,因为速度很慢,都比较简单,大家不要害怕的说。

狗雪橇的事情比较沮丧,我去的时候和来的时候竟然都是同样的一只头狗,那只没有拉雪橇的时候叫的惊天动地,跳来跳去,拉的时候总是侧着身体悠哉悠哉的老兄,还不时的上厕所和吃雪。它反正是三队狗里面最慢的,大家要注意避开。
到了宿营地后分配居住的小木屋,反正很多人住一间了,条件很恶劣。水呢自己去湖里凿冰取水,取暖都是用木材的,必须自己劈。不久老头就离开了,营地里除了游客就是一位脾气古怪的厨师。
(待续)。。。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元宵节快乐!附kiruna的游记

  1. 凯洋 says:

    那个雪橇很酷的一说,啥时候我也去过过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