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相关文章

官方消息
大公报消息,香港科技大学一名内地博士研究生疑受抑郁症影响,前晚在校内宿舍留下遗书后,吊颈自杀身亡。管理员发现报警,惜返魂无术。校方已将死讯通知其内地亲人,并派员协助来港办理后事。

报道称,在大学宿舍吊颈死亡男子葛炜炜(二十七岁),为江苏南京人,于零四年由内地来港就读香港科技大学,并入住学生宿舍,现时为化学系博士研究生。据
悉,葛入读科大后,校园生活颇为活跃,加入了科大的内地学生学者联谊会,是足球俱乐部的搞手,并曾参与编纂为内地新生而设的“内地学生学者实用手册”,提
供各项生活资料给内地新生,协助适应异地生活。然而校方证实他早前患上精神抑郁症,曾求医及服食药物治疗。

来港三年活跃校园

前晚八时零五分,葛炜炜一名朋友因无法与他联络,于是到宿舍找他,但拍门良久无人应门,觉得事有可疑,于是向宿舍的当值人员求助,姓谢女管理员(五十七
岁)用后备匙开启房门查看,赫见葛炜炜在室内吊颈,立即解下并报警求救,救护员赶抵现场后证实已经死亡,毋须送院。警员到场调查,在房间内检获一张字条留
有遗言,认为事件无可疑,由于死者患有抑郁症,不排除因病寻死,确实原因有待调查。

在内地学生学者联谊会自设的讨论区内,昨日有内地学生留言称“不要念博士了,到科大读书感觉压力太大了”,并建议联谊会应聘请专门的心理咨询师替同学作辅导。

校方向师生发电邮

另一内地同学说,有些人朋友很多,活动也很多,在平日表面上很开朗,但心理也有很多严重的问题。校方应重视问题的严重性,不是说几句漂亮话就能解决事情。

香港科技大学昨日发声明,劝告学生要注重身心协调,平衡精神和学业生活。科大承诺会加强对学生的全面教育及辅导。校方已将葛炜炜死讯通知其江苏家乡的亲
人,并派出一名教授及化学系的部门主任前往江苏,协助其家人来港办理后事。另外,校方向全体师生发出电邮告知事件,盼望大家要互相关怀,化悲痛为力量,协
助死者家人度过艰难时刻。校方还会接触认识葛炜炜的同学和宿友,及时提供心理辅导,稍后亦会安排悼念仪式。

有人爆料
葛炜炜走了,在大家都认为不可能的时候……
我们都在悲愤之中的时候,公开的新闻却让我看到了校方表面的关怀,本质的冷漠与推
卸责任。
葛炜炜患上了抑郁症,我现在还不敢确定。
他9月份去了趟西藏,给我了张照片,照片里面的他有些憔悴。他为什么要去西藏?因
为他的那个“可亲可爱”的老板(博导)抛弃了他们。老板要去美国了,把他们置于不
顾,只是告诉他们,可以转别的研究方向或者跟去美国,再不然,就自己去工作吧。
去美国,意味着在港科大这几年白白损耗,还需要再读个5、6年。转个别的方向的
老板?陡然让这些为了自己学术目标奋斗至今的骄子们去面对这样的选择,似乎有点残
忍,他们为之坚持的目标竟然在一个导师作出去美国的决定之后这么一文不值。让他们
去工作,你让他们去做什么?葛炜炜告诉我,他这个专业不太好找工作,他有很多的师
兄都转行了,去咨询公司或者保险公司了。还给我一个他们专业的人自嘲的一篇文章,
教大家如何转换行业,以便能够养家糊口。
你们知道吗,他投了几个月的简历,面试机会寥寥,甚至于他投了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见
习管理员,为了这个职位,他把自己的学历写低了些——研究助理。然而依然得不到面
试的机会。
不下四个月的煎熬,他的自信是被摧残了很多,甚至希望到一个很小的小公司来打打下
手。
我想,港科大的博士不是出来给房产公司去做见习管理员的,更不是让他到一个小公司
从底层做起。如果真是这样,这个专业还有存在的意义吗?你们还要网罗这么优秀的学
生干什么??
他终于决定转到另外一个方向,为的是早点毕业,然而,他现在的老板却因为提前去美
国,办不了这个事情。老板叫他退学!让一个全国化学竞赛一等奖的学生,保送进南大
试点班,保研的优秀学生退学?我真想不通这个导师是怎么想的。在朋友的劝说下葛炜
炜和他老板去谈了一次,他给朋友的反馈是老板答应他帮他办妥这个事情。
这个朋友这么说“是他导师要去美国,他自己不想跟着去,也不想换导师重读,就想转
成mphil赶紧毕业找工作可是导师又说要提前走,连mphil的答辩都赶不上,让老葛去办
退学手续,那时老葛确实是受不了了,但是我们跟他谈过,让他去和导师谈判,事后老
葛也说导师同意funding他到mphil毕业了,我们以为问题解决了。当然也可能是老葛怕
我们担心就骗了我们,和导师没谈成。”
在周四(11月8日)下午,有人看见他在图书馆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就瘫坐在石阶上,
目无神采。那天,他有个内地同学从早上就发消息给他,他在晚上6点17分的时候给这
个同学回了电话,说他在图书馆查阅资料。晚上还要去听一个关于就业的报告。情绪从
电话里听来还可以。我不知道,在异乡,在这些压力下真的可以这么快就平复情绪吗?
10日,他就这样走了,可是,他真是是自杀吗?
新闻报道里说“近月来研究论文稍遇阻滞”,不知是校方的意思,还是记者的揣摩?
也有新闻说校方老师也之前就知道其有抑郁症,并有关心,怎么关心了?

怀念文章

我和炜炜以前并不熟,不过也时常听到他组织足球俱乐部的一些事情,也看过一些他bbs发表的记录他们足球比赛的文章,觉得他是很有文笔和活跃的一个人。大
概一个月前他通过朋友找到我,请我帮他转一些钱到内地去,因为我有招行帐户,可以网上免费转帐。和他见面后发觉他并非像我想象的那么活泼开朗,比较沉默。
后来在校园里面也碰过几次面,都感觉他好像心事重重的。直到昨天才突然得知这个我不敢相信的噩耗,竟然是他!现在回想起来,他那时就已经陷入极度抑郁的困
境。如果那时能够再主动些,多和他聊上几句,或许。。。可惜的是我们都没能帮到他。
不管怎样,斯人已逝,唯有希望他的在天之灵能够得到安息,希望他的亲人能够平安度过这段痛苦的日子。

    从相关的文章上来看,这个悲剧的发生,化学系,学校有很大的责任。我也不大相信校方所说的所谓的患有精神抑郁,这多半是一个托词。试想一个这么活泼的学生,参与如此多的学生活动,文笔也如此流畅的人,难道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忧郁证患者?是什么把他逼到了这一步?
  
 一个拿过全国奥赛一等奖的优秀学生,一个一直以来追求学术梦想的人,最后不得不面临退学的境地。面临梦想的破灭,加上找工作不顺利等多多重压力之下,当
然肯定也有他自己的性格因素,他最终没能跨过这个坎。但是正如前面一些同学说的,如果学校,系里面有一些相关的缓冲机制,比如系领导能对像他这种处境的人
进行一些个别的交流或灵活的安排,何以走到这一步?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去寻死???
  
 对一个男人来说,前途事业可以说是最重要的。而我觉得科大在这方面,对学生的前途关怀,做的很不够。一味强调竞争和所谓优秀,对那些普通的芸芸众生,则
采取放任自流和冷血的态度。我04年来科大,开始做TA,感觉到这里理科本科生教学就有这个特点:两级分化十分严重,一些考试,20,30分的比80,
90分要多许多。从试卷上看出不少本科生根本很难跟上相关教学。须知一个大学,首先是教书育人。研究当然也重要,但是如果他的不少学生对所学的都感到望而
生畏,那么这个大学办的算成功吗?
  
 再说研究生。对于化学物理这类基础学科,找工作多半就意味这学术生涯的中断和改行。本科生可塑性强,加上香港学生本地找工作也容;而研究生大部分是内地
来的,加上语言障碍,其难度可想而知。其次,他的导师要跳槽,这个无可厚非,但是怎么处理手下的学生问题,这个不光是导师责任感等方面的问题,而且学校系
里面也应该有个明确的规定。学生对于导师,在各个方面始终是处于弱势的,所以学校的规定理所应该向弱势群体的一方倾斜。
  
 读书读到这个阶段的数理化等基础学科理科生,或多或少的都是对科学有所追求的。尤其是爱思考的人,在人际交流方面都不是像文科生那么侃侃能谈的,而且都
有点钻牛角尖。其次,基础学科的竞争激烈,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华人学生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初步有所成就。而这个期间还得忍受外界多种的诱惑,付出更多的
牺牲。所以如果没有一个开阔的研究就业前景和相关指导,那么只有极少数机缘凑巧的人才能最终走到顶端。其他的人都只能默默的选择离开。所谓一将成名万骨
枯,不知科大的那些大教授们怎么看待来到这里的一个个算是优秀的后辈学子们?只是当作获取更多个人学术利益的研究工具,还是能彼此建立一些学术师承的关系
和情义?是当老板还是当老师?如果大多数科大毕业的研究生都没有对科大的归属感,科大的未来也并非像官方所说的那样。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一些相关文章

  1. Unknown says:

    想知道你身边的好玩儿事吗?来我家看看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