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ing summary: Change Management and Networking

Change Management:Military guy’s framework
1, Shock/Denial
2, Revolt/Anger
3, Negotiation/Communication
4, Self Review
5, Accept/ or go back to stage 1 to 4.

Oracle Salesman
Company changes/moves constantly
As a local guy, do not question strategy/vision, none of your business
Focus on execution and delivery

Networking
1, keep the weak links as they give the most results
2, help others to make yourself important
3, Ask for help. Share your problem with others (define your problem first/ as concrete as possible)
4, Opening: Listen, Linger, Launch. Be honest " I do not know anyone, can you introduce me to others?"
5, Emphasize your name so people can remember.
6, Exiting: Get out before you spoil it. Be direct " It’s nice talking to you. I’ll certainly do…. BTW, my name is. your name is. talk to you later."
7, Remember to follow up: Hook/reminder, use what your learnt, ask what you want.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031011 HEC

1, 早晨八点的课financial accounting,一个小组做个case presentation,我们学习了depreciation 和 inventory,FA的课变的越来越重了,需要加强复习;2,中文没有时间吃中饭,只好吃酸奶和面包,抓紧时间看人力资源的case和做法语作业
3,下午上人力资源的课,学习了HCL的案例,HCL的老板这个周末到巴黎演讲,我们都会参加,嗯,还拿到他的一本书,employee first customer second,平时要注意读case,要不没有时间读,
4,法语课,结果我竟然是唯一一个交作业的人!
5,六点下课,累晕了,感冒发炎好点了,下山到湖边跑了一圈,本想订周末的网球场,没想到预订的时间段竟然是上周五到本周四
6,晚饭超难吃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290911 HEC

1, 统计课,目前一切都好,上课的内容还是太简单了,趁着机会把大学的概率和数理统计复习一下;2,去了学校的IT办公室,在MAC上装了IBM的SPSS
3,学习使用了SPSS,我虚拟机上的很慢,这个就好多了,学着画图,顺便把统计的第一个Case完成。
4,下午去听着咨询实习的经验,感受,HEC绝对不是一个想做咨询的人应该来的地方,基本上没有做咨询的想法和冲动了。
5,买了法语的书,晚上把法语的作业做完。

6, 另外英国的LSE来做了招生的广告,我们这边可以去那里读个双学位,了解下来索然无味,一点也不值得去读。(除非想去弄个社会学的学位)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280911-HEC

1, Financial accounting, 学习了 balance sheet, income statement, cash flow2, MBAT选举,奇怪的选举规则,三个候选团队,选票上必须写上自己的第一选择和第二选择,结果我不看好的团队入选了。
3,我们的学习团队第一次集体讨论,俄国姑娘olga非常积极,需要装Mac版的SPSS。
4,法语课学习了国籍,职业等。
5,参加了一个法国创业的介绍,在法国创业似乎很难。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zz MBA 感想

转帖自 Chasedream

经过几番波折,终于顺利在纽约settle down。无奈收拾了几天家里细软,累兼且闷得发慌。该死的OPT也还是没下来,暂时也没有旅游的打算(好像美国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闲来无事,遂决定写一篇简单的回忆录,寥寥回顾一下这两年的MBA生涯,也算对CD上后人有所贡献。一家之胡言乱语,切勿较真。

小弟年方31,中国大陆南方人士,09年懵懵懂懂来美,就读于美东某大农村的塔克商学院(Tuck)。今年6月挣扎着终于毕业,拖着累累负债准备在纽约一家管理咨询公司开始post-MBA生涯。之前在国内的工作也是管理咨询,只不过档次稍差了一些。所以归结下来,花了这么多读了这个书,我行业、职位、工种都没换成功,只是无奈地换了个location(实则是从一个乱七八糟的地方换到另一个乱八七糟的地方)。当然薪水还是勉强翻了一些。

首先想乱扯一下我对读MBA的价值理解。坊间谈起读MBA总有质疑的声音出现,很多case的投资回报率也每每无法证明这会是一笔好的investment。我的粗浅理解是,investor自身必须满足以下几个条件,才能使读MBA的NPV有较大可能是significantly正值:

1. 来美读MBA前收入一般(我猜RMB35万以下吧),且未有迹象显示未来两年会大幅增长。
2. 年龄不要过大(多少就不好说了),资历不要太深。
3. 自我感觉对目前工作性质不满意,或者认为目前的工作长远来看没有太大希望。
4. 愿意改变自己,接受一些以前不敢或者没机会尝试的challenge。
5. 英语水平中上。
6. 愿意跟别人说话。
7. 外形基本过关(sorry,这一条是搞笑的!)
8.最后一点,seriously,这人必须某种程度上相信资本主义,认为美国的business模式还是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或者说,必须相信business可以对这个社会有很大impact,相信在金钱与铜臭中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如果什么都觉得国外不如国内好,离开中餐一天就无法生活,又红又专的同志们就不必挑这个苦来吃了。

我自身的case是1、2、5、8异常满足,3、4跟6凑合,7就没线索了。因此我展望我的NPV还是蛮大希望为正的(起点低啊,老爹!)。另外,MBA其实不是guarantee你一个提升,而是给了你一个提升的机会平台- 读这个书还是很开眼界的!(之后谈面试的时候我会说我的经历)。所以要押宝的同志也要好好想想,尤其想读完马上飞黄腾达的哥们。很多人MBA毕业生衣锦还乡之前,还是要被套牢很多年的!具体曲线可参考沪深300指数。。。

其次我想谈谈申请。我自己那会,申请了8所top15录了5所。第二年的时候做了admission的associate,interview了好几十个on campus申请者,自觉对申请的内幕有所了解。简单归结,我觉得中国申请人按难易程度可分为以下几个segments(仅对于top15学校):

切记:纯粹个人看法!不负任何法律和道德责任~~另外essay当然很重要,但属于case by case,就不列在profile里面了。

很容易被录:

1. GMAT 750或以上,TOFEL 110或以上。
2. 在国际知名公司工作(就是说出来一般美国人都知道的公司)
3. GPA在3.6或以上
4. 女生
5. 年龄在26以下
6. 长得不错(大实话啊!)

较容易被录:

1. GMAT 720或以上,TOFEL 103或以上
2. 在国际知名公司,或者在中国比较大、或比较有代表性的公司或机构(例如央行?!)
3. GPA在3.2或以上
4. 有比较奇怪或者特别的经历(例如曾到某非洲大荒漠做志愿者一年,或某国家级会计师协会副会长,拿过全国运动会奖牌等。哈,这类人不少的~~至少从简历上看是这样的)

一般容易被录的:

1. GMAT 700或以上,TOEFL 100或以上
2. GPA 3.0或以上
3. 正常的一般工作经历,换过一两份工作,有一定职位(例如manager或者teamlead)。

其他的类型千万不要以为就是难录,只是可能不属于经典profile。申请就是这样,总有top10%和bottom10%的人看一眼的分出来了,其他80%的申请人其实都是差不多的,关键看你怎么突出自己奇怪的地方。特别是interview的时候,面试官其实都见过N多人了,你还大谈特谈做accountant的时候怎么糊弄客户,或者做sales的时候接了多少大单子,interviewer其实心里是很厌烦的。说说读大学的时候为了泡妞进了学生会,结果无端端地办了个什么事情轰动全校,记者也跑来报道的,也许来得有效一些。不要担心自己没东西可讲,其实每个人都总有那么一些故事,有趣的就直说,无聊的就稍加包装。说句实话,如果面试官喜欢你,就算你的case说出来的时候显得不怎样么,他也会帮你在evaluation中润色加工写好的。

再来说找工作吧,估计这个是最多人关心的问题了。必须说,我对找工作的观点跟我的很多同学或者是其他MBA学生有所不一样。我认为结果(也就是找到什么工作)当然是第一重要,但找工作的过程 本身也是MBA里面重要的学习和体验环节。我觉得人生中没有什么其他机会能像MBA学生找工作那样,能接触那么多不同行业的executives,了解那么多不同的business models,跟那么多千奇百怪的人大侃为什么他们的business那么成功。这个learning我认为是这两年当中最大的收获,即使最后我只能干一份工作,很多学到的东西也许之后一辈子也用不着。我在面试中收获的人际关系网也是蛮可观的,尽管都是一些weak contacts。

所以,我的找工作战术就是广撒网,多面试,及时调整方向。别误会广撒网就是乱投,我投任何一家公司之前都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最后只有这家公司给你offer你去不去?去的话才投。因为我之前的经历是做管理咨询,见过不少千奇百怪的公司和人,所以我的意识里面一直觉得business无分高低贵贱,只要能make profits和sustainable就是好的生意。结果两年下来我的job文件夹里面有超过100个子文件夹,其中有很多都是我之前没有听过的名字(但别以为那些是小公司,能来Tuck招聘的绝对是行业里面的佼佼者)。题外一句,大部分中国学生对美国的公司其实不算太了解,一般人都只知道投行和咨询,以及那十来二十个大公司的名字。其实,美国好的优秀的公司多了去了,如果你认同我的观点,不妨上学前之前先做一番research,避免到申请时因为这个原因miss掉一些好的机会(到时公司会一堆堆地来,很多人会因为不够精力就放弃自己不大了解的一些名字。我自己就miss掉了两个,事后才了解到人家的business是多么地好)。

我的面试也很多,数了一下超过50场,campus和on-site都有。最后full-time共拿了7个offers(4个美国,2个新加坡,1个香港)成功率还是偏低的。美国3个是咨询公司,1个医疗器械senior financial analyst。亚洲1个是咨询公司,两个corporate(marketing and finance respectively)。Base在$115k至$130k之间,最后选了美国的一个薪水相对高一点的咨询。我的薪水在我们这一届毕业生中属于比median($118k)偏高一点点,还算交代得过去。当然跟去banking的哥们是没法比了。又插题外话,我们学校的平均薪水一直偏高,今年就仅比HBS和Stanford低一点。难道是因为我们program小?

面试的心得这里就不累赘了,我在买买提上发过贴(好像国内看不到?)。简单重复一下就是能力强不如时间巧,能干活不如能说话。总之一定要相信自己的价值,相信世界上总有人能理解到你的value。Timing也很重要,MBA毕业生找工作难易程度跟market的correlation太高了。一时失意不代表你不行。等子弹飞一会,大市回来了自然就鸡犬升天。信心展现跟story telling skills也很重要。总之我的观点就是多练多碰钉子,到后面自然就能不动脑子吹足四个小时。另外,再练练怎么脸皮厚一点,反正面试时候最重要是放得开,至于什么职场礼貌啊英语口语水平啊之类都是其次。美国人interview的时候最关键就是看你够不够聪明,做事能不能出结果。美国人我感觉总的来说不算太计较职场礼仪,比起欧洲人或亚洲人来说。印度哥们这一点上绝对比咱们做得好多了。

当然也要说一下我的学校啦。Tuck的特点之前有挺多帖子说过了,以及著名的塔克的故事。我的理解无非就是注重课堂体验,balanced focus,close-knit culture以及校友网络。有人说Tuck是consulting school,我的看法是即对又不对。这几年的确找consulting的学生占大头,但无论课堂还是其他Tuck还是比较balanced的,不见得光为了consulting的career准备。其实我感觉在tuck找banking的工作貌似还比在columbia之类的竞争小一些(不靠谱的猜测,别当真)。

说说我们学校不好的地方吧,顺便辩护一下。最明显的一点是location,所谓的in the middle of nowhere,city girl们千万要考虑清楚。对找工作的机会倒影响不大,大公司们都会来campus,只是之后的面试logistics就比较辛苦。 我曾经连续一个星期每天开车在boston、NYC和学校之间来回(单程最短2小时),坐过加上pilot才9个座位的小飞机,一天面试6场,那段几乎把我搞疯了。最后疲劳过度在回学校的高速上撞鹿了,惊险了一回并且损失4000大洋。当时我就无比羡慕那些在大城市学校的学生。高速上撞鹿啊!经历过的同志就知道那是一个多么毕生难忘的体验!不过话说回来,美国的农村真的没得说,干什么都自由自在,空气河水道路都清新得不得了,生活也方便,我是绝对地享受了两年。打一场golf才20块,划船35块包年,我都不知道啥时候才会再有这么好的居住环境。我还很怀念local机场的那架会随着气流180度颠簸的小飞机,坐在副驾位看仪表盘乱动的感觉好特别。

不好意思有点扯远了。反正我对我们学校感觉挺好的,除了location这个concern以为我没觉得有其他什么显著的弱点。当然program小的肯定的,这个有的人觉得是缺点有的人觉得是优点,就看你怎么看了。就我目前的感觉来看,Tuck在美国肯定还是premium program,在亚洲就相对弱一点。看你的职业计划如何了。

最后再侃一下读下来的心得和教训。主要有以下几条:

1. 职业计划当然在读MBA之前做比较好,但人总会变的,一边读一边改也完全可行。其实我来美前蛮determined要转finance的(赚钱啊老大!),但读了一年多之后慢慢觉得似乎也不是我那杯茶。接触多了,自然就看到前人的路径,慢慢就知道自己喜欢和擅长什么了。英雄莫问出处,其实干什么都行,关键能出头和有impact。

2. 不要太迷信前人或之前学生的所谓经验。当然我这句话你也不要太相信。读MBA时,总会有人跳出来说这个规矩是这样的,那个教授好不好,或者这个阶段应该怎么做,那个公司的人怎么去networking等等。我的体会就是这些经验是有用,但很多时候还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按照自己的感觉去闯最实际。我之前就是太过相信这些学长学姐的心得,花了很多时间去准备所谓的套路,选课也跟随大流,结果却是不尽人意。碰钉多了之后我就放开了,拿出以前做项目时的胡搅蛮缠的勇气,不走正常的路子,反而让我拿到很多机会。我最后选择去的这个offer就是我乱搞一通之后拿到得,一点没按照career office或者旁人指点的方法去做。我不是说他们在坏事,事实上careeroffice还是很帮忙很努力的,但我觉得有很多所谓的经验不是太适合中国学生。大家最好留个心眼。

3. MBA还是能学到东西的!我不认同读MBA就是为了找一份工作的说法。事实上如果program够好的话,learning还是很明显的。具体学了什么我无法一一说出来,我也相信很多具体的知识和技能以后工作中也无法一一用起来。但读了这个昂贵的书之后,我觉得我看世界(夸张了一点,看business世界吧)的眼光和角度变了。我觉得,没有那个场合或机会能比在topMBA课堂上的case讨论争论更能发人深省了,尤其如果有一些高质量的guest speaker在场的话。在这个小小的课室里面,慢慢地你会体会到为什么美国是世界第一强国,为什么美国的经济可以如此高度发达,为什么美国人可以数学烂、品味差、体态臃肿不堪,但大部分人一到business场合就如此地精明能干。不要过分听信什么美国经济正在快速衰落中国马上要赶超之类。这个国家在商业上所积累的智慧,远超出你我的想象,如果你真正有机会能跟帝国核心里面的精英,或者未来的精英接触就能体会到。我坚定地相信我这一届的美国同学里的那几个,将来是可以上时代周刊封面,或者成为fortune100的C-level人物。而幸运的是,我从这些同学当中学习到的,并不比我从教授或课程中学到的少。

4.不要丢掉自己的个性。这个跟第2点有点接近,但我想强调的是,读MBA不意味着需要把自己改变很多去迁就这个经历或者衔头。比如很多人都说,读MBA一定要放开自己,多去networking多跟同学出去hangout。我基本上同意,但我觉得没必要为了hangout而hangout,没必要改变自己的性格。如果你不是非常喜欢跟老美端着瓶啤酒在吵闹的音乐中不知所谓地站三四个小时,大可不必勉强自己。很多人来美时都决心要融入美国主流文化,我表示尊重和敬仰,但我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到。我到后来只参加与career直接相关的networking,跟谈得来的同学朋友拼酒吹牛,但对于跟自己不喜欢的人,我绝不勉强自己。说实话,在business school这个熔炉里什么人都有,我感觉大部分人还是nice和愿意诚意相处的,但也有不少的bitches和son of bitches。我不觉得miss掉这些所谓的networking有什么损失。这是我读到第二年的时候有一天幡然醒悟的,保留自己的个性和棱角实在太重要了。你是怎么样的人还是该怎么样。

5. 不要偷懒一时,抓住应该抓住的机会,时刻问问自己what’s more important to you。如果你问一年级MBA学生过得怎么样,十有八九都七情上面地描述他们的一年级多么多么地忙,没有时间做其他事情。诚然我也经历过这段,但说实话回首看,是不是真的忙得如此不可开交,除了case、recruiting和networking就没有一点其他任何时间?我觉得更多的是身心疲累导致的内心懒惰罢了。结果到了二年级,搞定工作的决心享受生活把一年级失去的补回来,没搞定工作的像狗一样到处hunting,更没时间做一些本该在MBA生涯里面完成的事情。当然这个只是我的观察,有一些人还是利用时间利用得很好的。至于什么是应该去做的important的事情,you got to figure it out by yourself。我有很多我原来应该去做的事情,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后就没去做了,很是可惜。

6. 最后,take your time想想你究竟这辈子想干点啥,利用读MBA这个时间段。一般来说这是大部分人最后一次可以做完全不相关的career switch的机会了。MBA里面有大量的case,有大量的成功故事和不成功故事让你去思考,想想自己可以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做出什么impact。大部分人都是想想怎么赚更多的钱,过更好的生活,家庭怎么更加和谐美满,that’s reasonable。一小部分人会利用这个时间想想怎么成为未来的MBA case里面的人物,that’s another way。总之,不要浪费这两年。

希望大家都能去到理想的学校。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转载)金融业、MBA及其他

(转载)金融业、MBA及其他

   注:这是台湾的台大期货社的一次内部讲演。作者语言活泼,用意洗练。

  一开始先跟各位报告一下那个在金融界最核心的三种产业。哪三种呢?

  大概分成投资银行(Investment Banking, 以下简称IB)、资产管理(Asset Management, 以下简称AM)跟再保险集团(Reinsurance Group, 以下简称Re)这个三部分,投资银行我想大家或多或少在那个报章杂志上听说过,电视电影里面也很多。投资银行基本上是这个市场上大部份金融商品and金融服务的生产者,那相对的资产管理公司就变成是使用者,也就是说它有多很多到处向投资人募集来的钱,再决定要购买投资银行,或者是他金融服务的生产者提供给他的各种服务。

  迷思之一:投资银行部是投资银行的核心。

  投资银行一般来讲会分成三大部门,第一部门是销售and交易部,那第二个部门是投资银行部,那第三个部门的话是资产管理部。而销售跟交易部门才是投资银行最核心的一个部门。这个跟大家的认知可能不太一样,一般人可能会认为投资银行部就是银行最核心的部门,其实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不是。

  从历史来看,一开始这些投资银行家在干嘛呢?他们是在头上戴一个高帽子,帽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呢?是票据。他今天可能用比较低的价钱去买到票券,然后他再用比较高的价钱再去把他卖掉,然后他是这个样子戴着帽子到处服务。慢慢演变到后来,我们就把投资银行叫sale side(低买高卖的销售业),那资产管理叫buy side。投资银行卖的服务就像是,比方说假设我是投资银行的sales and trading division的人,我就去到处拉客户说:「你好,要不要来我们公司下单啊?」就跟证券商的那些营业员是很像的,只是他销售的对象是投信(即资产管理公司)而已。在华尔街and许多金融中心的交易所,交易的方式并不是电脑程式化交易,而是由一堆交易员在场内那进行喊价的动作。事实上他在里面交易的时候,他到底喊到多少其实是没有外人知道。这也是投资银行他销售and交易部门的获利来源(当然现在又有越来越复杂的赚钱方式)

  比方说假设买方是某间投信公司好了,卖方是sales and trading division的人,今天卖方向买方报价时,绝对会跟他讲说:手续费帮他砍到最低0.01%,那卖方到底要赚什么?因为就算交易量再大,手续费还是很低。乍看之下好像IB还是赚不到什么钱,其实他赚的钱就是在场内喊的价格and给客户价格之间的价差。因为最后IB到底喊到多少AM没有人知道,事实上AM也不关心,反正你IB就是我AM下什么单,你IB就负责成交就对了。各位不要小看这件事,当交易量极大的时候,要以萤幕上的「市价」成交是很难办到的事。以上讲的是最简单的故事,后来还发展出如风险套利等比较复杂的作法。长此演变下来sales and trading division也产出了最多投资银行业的CEO,只有在并购比较兴盛的那几年或是那几个时期,如1980年代and2000年左右投资银行部会有一些人占据投资银行高位,不然其他时候投资银行的董事会成员,其实大部分还是由sales and trading division的人来出任的。(所以各位有志于投资银行业的人请慎重考虑一下要不要去做一下这些sales and trading division的工作。)而且sales and trading division他有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这个工作and你的家世背景相关性会比较小一点。

  相对的,如果是投资银行部或者是私人银行部(Private Banking)的 话这跟你家世背景的关系就很大。就是说进去是靠关系拉生意。所谓关系就是你前人累积的成果。请大家不要把关系看成是一个负面的东西,那就好像家族累积下来 的资产一样。我要跟大家讲的是:如果你没有关系的话,从哪边开始起步会比较好。像其实承销之类的投资银行服务,给几家大的投资银行作都是差不多的,不管给 谁做,他们背后都是整个部门在support。那,到底要给谁做?当然是看交情啰!啊,这个是朋友的小孩,就给他做好了。私人银行服务也类似,如果我家的资产就是从一开始到现在通通是给这个人操盘,就继续给他做下去好了。

——————–

奇迹有时会发生,但你得为之拼命地努力。

Miracles sometimes occur,but one has to work terribly for them.



  如果帮我服务的这个人跳到另外一家公司,我通常也会跟他过去。投资银行部业务、私人银行部业务比较and特定员工人脉相关。and公司信誉较无关。

  可是在sales and trading division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因为从去拉客户的那个叫sales,然后那就下指令交易的这个trader分成好几关,从在交易室里面按按键的人,到交易所交易厅的pool里面比手势的那些人,那是一整组人马啊!哪一家公司能够喊到最好的价格,就是各家公司真正的功夫。所以通常一个人跳了,也就是sales and trader如果在公司间跳动的话,他的客户比较不会跟着他跑。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跟公司的reputation比较有关的部门。

  在Sales and Trading部门你最需要的就是机率思考(probabilistic thinking)的能力,and高度抗压性的人格特质。最近美国前财政部长、也是前高盛董事长的鲁宾写的“不确定的世界”(时报出版)里面对于机率思考的益处有详细介绍。值得一提的是:鲁宾以前也是交易员。接下来再讲的就是投资银行部,那投资银行部大家就比较熟悉投资银行部就是做并购、承销股票,海外公司债这些。在生意很好的时候,比方说在2000年左右或是说在1980年那个时候,每一笔桉子他们抽的钱大概是交易金额,听清楚,是交易金额的6%。就是说我要发行100亿的公司债,交易金额就100亿,那投资银行部门一个team大概是六个人左右,这六个人就去分这当中的佣金,大概会在6%左右,也就是六亿就六个人分。这只是一个case而已,你在报章杂志上甚至电视电影里面看到有关投资银行可以赚很多钱的故事几乎都是这一种的。不过基本上这些大的case就这么多而已,不见得每个人都可以做到那样子的生意,更何况是之前在网路上有一篇新闻,说荷兰式拍卖逐渐取代传统IPO做法,传统投银的获利空间变小,有兴趣的人你可以去网路上看。再谈谈那第三个部门。

   投资银行也会做一些资产管理的服务,当然投银的资产管理部人员也很专业,不过或多或少会有利益冲突的问题。比方说虽然其他券商的手续费较低,可是这些人 还是选择自家当做经纪商。或者说是当有非常好的交易标的时,是投资银行的自营部利益优先呢?还是这些请投银代操的客户优先?客户不免有此怀疑,因此独立的 基金管理公司仍然占据广大市场。

  接下来我们要讲投资银行需要什么样的人材。大概在前年吧,各家投银慢慢开始在台湾招收比较多的大xue毕业生,以财金系的居多,如果你认识这方面的人话,你可以去问一下。

  那另外一个资讯来源就是他的网站上面他会有一些列出「本公司一些代表性的人物」,那代表性的人物你去整理一下,你会发现几个现象:第一个是成员非常的广泛,然后MBA的比例比你想像中的低很多,不到百分之五十。可是基本上他们都是他们那个国家排名前几名大xue毕业的,不管他是什么主修或者是有没有商科背景都是一样的。换句话说呢,投资银行完全不掩饰自己的名校情节。各位如果你是读台大的话呢或者是政大的话你是蛮幸运的,可是如果你是其他xue校的话,你可能需要历练一段时间,然后去国外读个MBA(当然得是名校)再看有没有机会。不过他网站上资讯也可能会误导你,因为这个世界上会跑去念MBA的两种最多的人,一种是大xue毕业就跑去当管理顾问的人,另一种是大xue毕业跑去投资银行工作的人,然后读完MBA之后也是有一大票人再跑去投资银行工作。这说明什么?已经进去投银工作过的人会去读MBA,读完MBA他们还是想要进去投银工作,这个是说国际名校的MBAxue位对于你在投资银行的谋职跟升迁,其实还是有关键的影响力的。

   不过投资银行说老实话没有各位想像说的难进,但是进了也不要太高兴,因为那一行的淘汰率非常非常非常的高。比方说所谓的高盛人,他这辈子当高盛人的日子 不会超过两年,这是一个平均数字。那这是不是你喜欢的工作型态?或是你要不要说找一家公司、一种产业别说是「从一而终」,至少可以做个五年十年的?你要怎 样生活就看你自己。

  再来再谈谈资产管理公司(Asset Management), 又称投信,避险基金也属于这一类。关于投信是怎样的公司,我就不再多做解释了。在这个社会上,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变成很多公司实质上的股东了,可是这笔钱也 就是那最后持股的人,已经要算到谁头上已经不知道了,而且大部份受益人的金额都不会太大。换句话说,这个时候基金经理人就好像是大股东一样,虽然那些资金 是客户的钱,不是他的钱,但是因为是基金经理人在决定要买者是要卖某一家公司的股票,于是乎他就被奉为座上宾,然后投资银行and各个基金所持服的公司成员,就得定期专门去向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的经营阶层and基金经理人报告,也就是说,buy side因为持股多,是被服侍的老大。

  世界最有名的资产管理公司是富达,富达最有名的人大概是Peter Lynch吧,不过他已经退休很久了。在资产管理公司里面它也有分很多部门,不过他每个部门拿到的pay跟 投资银行比起来,差距就比较大。投资银行里面,只有少数的部门拿到的钱是明显比其他人少一节的。资产管理公司里面,只有基金经理人跟比较大牌的分析师可以 拿到很多钱。其他的像是行政人员总机小姐或者说是客服人员,这些人拿到的薪水都是比较低的。比方说,今天你向大家说:「我在高盛工作。」大家就会「哇!」 如果你说在富达工作的话,他们就会先问你在什么部门。至于资产管理公司他要什么样的人,其实他讲的满明确的,就是要MBACFA两 种都具备的人,那这当然是包括你已经有几年的工作经验了,可是并不是说只要你有这两项资格就进得去,因为资产管理公司相对于投资银行而言,他是一种比较稳 定的工作,也就是说离开的人比较少,那进去的人当然就不可能多。不过你进资产管理公司的话,你的生命会比较有品质一点。不过也别小看这些起薪低的人。在资 产管理公司里面,升上高阶管理职的人,很多都是客服部门出身的,这其中原由其实大家可以好好推敲,因为,我自己是猜想,他们比较了解、比较贴近客户的需 求,就是说比起基金经理人,他们们了解客户。

  接着我要讲的第三种公司就是再保险集团。真正超大的那种再保险集团是很恐怖的,我大概给各位几个数字。比方说幕尼黑再保集团,可以在一年里面收40亿欧元的保费,你可以换算成台币,现在的话大概是1600多亿,那他的员工人数不多,只有40000人而已。像911这种事件的话,他一次可以赔掉20亿美金。不是说他整年赔的,而是说光是因为911事件就可以赔掉20亿 美金……的这种大集团。这些再保险集团、很多名字,各位在国内可能很多连听都没听过。保险公司,不论是产险、寿险或是再保险,最大的特点是在于:他是唯一 一种可以固定收到成本为零甚至为负的资金的一种行业。那如果你不知道什么叫做成本为零或是成本为负的话,你可以把市场上的定存利率想成成本为零的那条线, 假设这市场上的无风险利率就是3%,那代价是3%的钱就是叫做没有成本,如果你能用2.5%的代价就能借到钱的话,或是收到钱,那就叫做你可以收到成本为负的资金。保险公司正是这样的一个行业。

   各位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华伦巴菲特的吧!华伦巴菲特他手下大概有几十家公司,那其中保险事业对他每年贡献的现金,我讲的是现金,就占了他整个集团的一半。 那他就是拿这些成本很低甚至是负的钱,再去投资其他公司。保险公司投资其他行业的法令已经慢慢地要松绑了。你们大概也知道,新光金and台新金,就是吴家嘛,吴家是从保险集团开始壮大,光是吴家就已经产生两家金控,那蔡家也是两家,富邦跟国泰其实一开始也是靠这种保险业,那他们再慢慢从保险那边收到资金去扩及到其他各行各业。可是因为保险公司的薪水比较低、升迁比较慢(相对于证券业and银行业),所以他吸收到人才的素质一直不如资产管理公司及投资银行。可是如果法规继续松绑,我的意思是说,因为保险公司他的资金成本极低,股本and现金又多的一个特性,只要法令松绑,他在并购的时候他反而会取得一个主导的位置。你可以想像一个最极端的情形,假设今天法令松到我们可以从保户身上收来的钱去进行恶意并购的话,那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结论就是呢,在法令慢慢松绑的同时,保险公司在未来的金融界甚至各行各业,影响力会越来越大。那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柏克夏哈萨威集团,就是保险公司很 容易变成一个跨领域的控股公司的一个核心,这就是保险公司在未来世界的一个价值。接下来再跟各位分享一下保险公司它里面工作的人大概有哪几种。第一种人就 是数xue跟统计专家,一般来讲我们都会用精算人员去称他。那精算人员做的事情就是「决定某一种风险值多少价格」。

  至于算法当然千奇百怪,不过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古老的行业,大概已经有上百年了吧。你要做这种工作的话,其实很简单。第一个就是你要通过精算考试,如果你是在美国、英国跟亚洲大部分地区都是这样子。虽然在欧陆有一些地方他们是用xue位跟工作经验,就是说某些xue校的xue位跟工作经验去培养精算人员。不过我想以大家未来发展可能性来讲的话,考试还是比较快的方法,不然你要去欧洲念那些xue校成本也是很高,而且你不能从现在就开始做准备。除了通过精算考试之外,你还要有基本的程式写作能力,你的程式写作能力不需要像IT人员一样的高深,可是基本的程式写作能力是必要的。最后你还需要有那种生意人的特质。应该这样讲好了,有人说混得不太好的精算人员,美国有一种名词去形容他们,叫‘number crunching people’,就是在咀嚼数字的那种人。比较好的精算人员或最后能够晋升高阶管理阶层的,其实是具有生意人特质跟个性的那种人。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生意人特质跟个性,你就想像业务员就对了。不过同时具备这两种特质的人很少,如果刚好就是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保险公司。另外就是需要科xue家 跟工程师。这两种人到底在干嘛?仔细想想,什么是最难的或最有趣的保险,我在这边可以跟大家报告一下:比方说是恐怖攻击险,或者是类似瘟疫的那种险,就是 重大传染病的那种保险,而且是一次就会死很多人﹔或者说是气候变迁险,比方说是如果海水温度还再上升个一度的话,那会怎么样?怎样的产业在怎样的国家会有 怎么样的损失,或臭氧层的破洞再变大一倍的话会怎么样?然后还有就是……像是什么药如果你长期使用之后或大范围使用之后会有什么副作用?比方说如果这些抗 生素你再拼命用,那到最后所有细菌都不怕抗生素了,那怎么办?这些风险到底该怎么样转换成保险用语?

  那种国际再保险集团他们会雇用科xue家定期监看各种科xue期刊,他们会组成一个小组去决定说什么东西大概值多少价钱。像之前我看到一个报导他说,气候变迁将会使全球损失三千亿美金,不过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来的,但他们就算得出这个数字。那这个当然是科xueand精 算人员合作的一个结果。那工程师的话就是,其实很简单嘛,比方说北京奥运的场地,那北京奥运的场地,他这个地方这个东西,比方说你保额就是它的建造费用的 话,你这个保费到底要定到多少?盖的时候有没有偷工减料,或是设计的好不好,或是其他週边的各种因素,就是所谓的工程的专业知识有在里面。这个东西你要怎 么换成保险的术语跟价格?这是工程师在保险公司的一个作用。还有就是财务跟经济xue家。 像现在大家比较熟的一个词就是财务工程,也就是说现在衡量风险的方法比起以前要复杂很多,有一些已经不是传统精算人员能够做了。所以保险集团里面有些这样 的人。那经济那不用讲了,就景气上上下下,或投资热潮从中国移到不知道是哪一国,哪些国家会有怎么样的风险……。还有就是律师,有些律师是帮忙准备诉讼用 的,有些是帮忙定保单用的,因为真正那种大额的保单上,每一条规矩、每一条限制到底相对是多少风险的调整,多少的可能损失,万一上法庭可能有什么样的结 果?这部分都需要律师的加入。保险公司里还需要IT人员,当然就是搞电脑的,这就不用说了。那另外一种人叫做underwriter,他在投资银行里面叫做承销人员,但在再保险集团里面他叫做核保人员,他在再保险集团里面有关键性的地位,他是再保险集团里面做生意的那种人。To insure or not to insure, that is the question……就是underwriter在做的事情。他们做的事情就是比方说一个非常大额的保单,你要保还是不保,或者说是条约里面有没有哪一条要修改,或者说是价格如果比对手高的时候,万一我们提出来价格比对手还要差的时候,你是不是能够当场立即反应知道成本是多少?能不能够把价格降下来,这就是underwriter在做的事情。那你要做underwriter的话你需要比在投资银行或资产管理公司的人比较好的数xue能力,and不比他们差的做生意的本事。这种人坦白讲不多。各位有机会的话,可以再多研究一下underwriter这个工作。

  再来我就要讲说,你要在金融业发展比较一般化的走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拉高你的大xue成绩xue好英文〉申请国外英语系国家交换xue〉进外商暑期工读〉进外商当分析师,或是所谓大xue毕业能够做正职。接下来就是过了三五年去国外读个MBA,接下来进外商申请那种MBA读完能做的那份工作,一般而言叫做associate 。可是我蛮怀疑说,在场的各位有多少人能走这条路的,因为路很窄,位子很少,非常非常的少。所以如果你还没仔细考虑过其他路线,接下来可要仔细听了。我们在金融界到底在干嘛?

  我们做的事情其实就是constrained optimization。 也就是在限定条件下最佳化你的表现,要表现的比你的对手还要好。你可以想像是奥运,每一项比赛都有他的比赛规则,你怎么在这比赛规则之下锻炼你自己,能够 在需要的时候表现得比你对手还要好。那在古时候要做这种事情其实非常简单的,基本上你只要会加减乘除会看财务报表,特别是那时候电脑还没出来,凭人脑要做 即时的连续时间函数的运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你现在看起来用excel能很快算出来的东西,在那时候就要一组精算师或一组数xue家算个好几天呢!现在在保险业,你需要用到应用数xue、应用统计统计的知识,and要会使用一些保险相关的套装软体。如果是现在满红的财务工程的话呢,那就更麻烦了。你需要写程式然后及时代入交易所给你的报价,然后解那个随机微分方程。你怎样解的比你的对快、比你的对手好,先比你对手快一步做出正确方向的投资决定,你就可以打败你对手了。

  面对这样高度复杂的状况,专业还是最基本的,因为现在这种现象已经变成是……当代财务xue是建构在数xueand电脑之上的一门xue问。这些所谓硬功夫的各种专业是最重要的事情。大xue的时候或研究所阶段如何修习相关课程呢?我想这是跟各位比较有关的部,也就是你要怎么准备你未来的人生?大xue你修课的时候要以此方向为准则。这个部分我在板上有po过三种参考的课表,各位可以回去看一看。简单来讲就是数xue电脑经济会计这些东西,再往上有财务工程and金融计算,最上有连续时间财务之类的东西。总而言之,想在金融界闯荡,如果没有坚实的专业能力,就像是赤手空拳在丛林里搏斗一样,还能活着,纯粹是靠运气。请大家务必把握时间,加强自己的专业能力,不论是计量还是程式能力都好。

  讲到这边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呢?

  我问大家一个问题:有两种人,数xue电脑很厉害,在世界上非常有名,这两种人是哪两种人,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第一种人叫做华人,华人意思就是中港台,你也可以算进新加坡。第二种人就是印度人。我这样讲你可能很快就想起来,这两种人数xueand电脑的功力在世界上都是有名的,在硅谷的部分不管是软体还是硬体都有相当好的发展,我不敢说这两种人已经支配全世界的IC产业,但基本上他们在IC产业的表现大家已经是有目共睹的。甚至有人把所谓的IC industry叫做India China Industry。现在问题就来了。为什么金融业不会是另外一种、至少现在还看不出来,不是另外一种IC产业?为什么印度裔的人跟华人在金融界的表现还没有非常突出,那反而是犹太人在这个领域如此出色?到底是为什么?犹太人到底是掌握了什么?或者我该这样讲,犹太裔的银行家到底掌握了什么,使他们今天在金融界有这样的地位?我们的目标是不是应该要放在xue习犹太银行家成功的秘诀?那这个秘诀到底在哪边?其实我刚才已经把答桉写在黑板上了。秘密就在……像这个时候就要来一段工商服务了。马上走开,不要回来!

  刚上半堂跟各位讲的呢,是各位在这辈子,我是说如果你对金融有兴趣的话,大概会是各位这辈子听说过的最大的谎言。听过的人就当作是在帮各位复习一下这个谎言,没有听说过的,我保证你以后一定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听到。

  我所谓谎言的部分就是,金融专业是无比的重要这档事。这句话本身是一个谎言。但即使是要去xue习犹太银行家或金融家成功的秘诀,这也是一种幻觉,或者说是误会。因为,如果你现在还在xue习他们的话,你一辈子只能追在犹太人的后面而已。如果你想要跟他们并驾齐驱,或是超越他们的话,你要xue习的是比他们更高竿的人。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比犹太人更有影响力的人,包括日尔曼人and盎格鲁、萨克逊人,特别是有美国国籍的那些,这个才是你应该要效法的对象。

  问题的关键其实我已经写在黑板上,其实大家会犯这种错误,其实都是犯了一种毛病,就是斜眼。所谓邪眼呢,就是飞影头上那一颗,哦不行,讲这种话,会泄露我的年龄。我十八岁,大家要记得喔好,不盖了,接下来我们要讲更严肃的部分。

  真正的秘袂就在:Constrain(ed)

  很多人看到这个字,就只看到他的形容词型式,接下来,就从此被constrained而万劫不复,然后一头栽进optimization的深井中,从此不可自拔。然后谁跟他讲其他意见,他都以为那是在唬烂的。其实你看到这个字的话,你应该就要想到它另外一种型式,constraint也可以是名词呀。小钱跟大钱,法金或消金,或者是上层或下层,最大的差别就是在:当牵涉到的利益非常、非常、非常巨大的时候,我们可以为此改变游戏规则,不见得是单纯的被游戏规则所限制。所谓的constraint有很多形态,大家第一个可以想到的就是法律。可是在法律里面,如果你有看过法律的话,它里面它会写很多什么什么什么由主管机关订之,也就是说,行政规则或者是命令,或是主管机关的一个意见,也是constraint的一种。甚至很多时候都是油水出现在法律之前,当法令完备之后,利润已经被一大堆竞争者分食完毕了。其实constraint你再继续讲下去的话可以包括很多,比方说民族性其实也算是其中一种。或者说是你这个地方的地理条件也可以算是一种,还有很多很多。在历史上,真正在玩大钱的时候,这个才是重点。constraint就算没有比optimization更重要,至少也一样重要。大家一定要记得这句话。如果你还有时间的话,应该用生命努力钻研constraint更多一点。如果你真的想站在金字塔顶端的话,这才是你要追求的目标。



  在历史上的金融创新能够实现,大部分的状况都是因为constraint的改变,而不是因为什么伟大的财务专家发明了什么东西。因为那些东西你发明出来,不能做还是没有用。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金融业的历史,我在这边简单举几个例子。之前辜仲莹不是and陈 敏薰在争夺开发吗,后来财政部做了一个关键性的决定,就是说,开发工银持有的开发金的股票不能行使同意权。那结果就底定啦,陈敏薰就输定了,辜仲莹就赢定 了。可是为什么财政部会做这样子的决定呢?这里面一个很关键的人物叫做刘绍樑,他以前是理律法律事务所的合伙律师,现在已经到中信金担任策略长的职务了。 这个人你可以去网路上搜寻一下之前的新闻就可以看到了。

  我现在要讲的是说,法律专业不是改变constraint的充要条件,其他的律师做不到and刘绍樑一样的事情,刘绍樑做的事情是很巧妙的。

  刘绍樑以前就很有名,他看法律的观点and其他人很不一样。其他的律师看法律的方式是,把状况拆解到现有的法条当中,然后把解答给他的客户看。刘绍樑的看法是反过来的,他的看法是,要做某些生意的话,目前还少了哪一条法条?或者是少了哪一部法,然后他想办法去制造这种东西出来。像那个企业并购法就是他做的。他在这个case就 是要帮辜家嘛,他做了很多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首先他先去投书,或去开记者会制造各种舆论,然后让大家觉得说,子公司持有母公司股票行使同意权是不对的。 然后他在一场关键性的记者会上,他大声疾呼说子公司持母公司的股票然后行使同意权,是「大逆不道」。然后这个东西就被媒体大幅报导,接着这形成一股社会风 气,最后财政部就顺水推舟,做出这样的决定。这真的是运用各种管道达成改变constraint(在这里是主管机关的意见)而达到自己的目的的一个绝妙例子。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在亚洲金融风暴的时候,不是很多国家应声倒地吗?然后IMF就在鬼唱一堆狗屎屁,什么「坚持市场自由化,从事金融改革,然后我们就会提供你一大堆贷款,让你能应付投机客」(最近美国前财长鲁宾出了一本「不确定的世界」,又在鼓吹这种论调)。可是贷款再多也没有用,全世界每天有上兆美元的热钱在跑在跑去,更何况投机客的必杀技就是杠杆操作,一块钱等于十块二十块,你政府有多少外汇存底andIMF的贷款都没用。

  也许你会问:政府也可以槓杆操作啊?不过史有明证,不灵活的公务员如果从事杠杆操作的话,只会以光速赔钱而已。这个时候呢,就有某些国家误信IMF那套,于是货币不断狂贬。这个时候马来西亚想要关闭外汇市场,可是被美国施压,于是没有立刻施行。这个时候投机客把脑筋动到香港上头,而伟大的阿共仔虽然不甩老美,可是还是宣称要动用中国的外汇存底捍卫香港(这真的做了的话,就是送钱给投机客),结果到了对决的那天……阿共仔宣布调高期货交易税,也就等于是藉由行政手段垫高炒手的成本,索罗斯一伙人一听到这个消息,马上知道玩不下去了,闪得不见踪影。而马来西亚总理狂批IMFand美国已经来不及了,他如果老早动用类似手段,也就是由constraint下手,马来西亚受伤会轻很多。喂,你想想,连这么自由,外汇存底这么多的台湾,当年都把NDF关了呢!虽然也是受到各国很大压力,动作慢了点。你今天政府拿钱去and投机客玩,比操盘(optimization)哪有可能会赢呢?当然是要用政府的强项,玩规定(constraint)啊,政府规定够机车,投机客完全没有施展空间。

  再来又讲回金控。 1933的时候,因为经济大恐慌,美国通过Glass-Steagall法,禁止商业银行and投资银行跨业经营。1956年时,又通过Bank Holding Company法,禁止商业银行持有保险公司且降低银行承销保险之风险;但是1998年时对于cititravelers的合并桉给予两年试用期。1999年时,终于通过了Gramm-Leach-Bliley Act,废除了Glass-Steagall and Bank holding Acts从此美国金融业才能成立金控。但是欧洲一直没有这种限制。美国如果不是经过这几关的话,全球金控排名绝不是你今天看到的这样。应该美商金控的势力会比今天大一点。喂,那些金融巨兽每差一名是相当于多少资产啊?

  问题是,跨业经营的各种道德风险一直都是所有人都知道啊,而金控的种种好处(如跨业销售)也是大家都知道。为什么在某些时刻才发生那些改变?那之前一到五年的历程是什么呢?政府为什么在某些时候封闭,某些时候又开放了?大家好好研究研究吧。

  最后就是因安隆桉and世界通讯而生的Sarbanes-Oxley法案。这项法桉使得美国上市公司董监事酬劳大幅增加,也限制了会计师管理顾问投顾跨业经营的可能性。不然本来可能会出现会计/法律/管理顾问/资讯系统四合一的整合企业服务巨兽。此法并扩大了董监事责任险and企业风险管理的市场。不过……英国没有这样的规定,也许有些公司因此就跑到英国上市,美国主管机关也不得不考量到接下来可能的后果。请大家密切注意后续发展。还有之前不是华尔街十大投资银行被罚款十四亿美元吗?他们之前的干的坏事大概就是发布不实的利多报告以招揽承销生意,并且优先把报告给大客户(资产管理)看再公布给一般投资人,藉此谋取不道德暴利。如果把研究部门and承销部门/交易部门切割正式立法的话,金融界马上就大洗牌,大家可以先预想一下。因为这可能会影响到很多人未来的人生规划。

  接下来的重点就是说,跟各位分享说,你怎么样培养有驾驭constraint的 能力。这种事情是需要天份的……需要一分的天份加上九十九分的努力。这也是比犹太人更有影响力的民族他真正成功的秘诀。因为犹太人在这个世界上影响力当然 很大,可是你可以这样讲,就是说这个世界基本上不是他们在主宰的。主宰这个世界的另有其人,就是那些继承罗马时代伟大的精神,祖先从英国或是德国渡过大西 洋,现在住在美国东北角的那些人,也就是新英格兰地区英裔and德裔美国人。

  接下来我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我整理出来的,就是怎么样培养你能驾驭constraint能力的几个做法。那我会分成:要做什么?什么时候要做?为什么要这么做?然后,做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几个部份加以叙述。

一、去上政治xue、练好经济、会计、统计、数xueand程式这五种财务xue基本功

  二、双修文xueandxue

  三、尽量少修商管课程、少看商管书报杂志

  四、研究罗马史

  五、钻研演化心理xueand决策科xue

  六、xue习领导艺术and策略

  去上政治xue、练好经济、会计、统计、数xueand程式这五种财务xue基本功

  第一件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去上政治xue。你要听清楚,是政治xue不是政治概论哦!你去上政治xue的课,可以说是对培养驾驭constraint做最好的准备。我这样讲一点都不夸张,你自己想想看你在大xue里投资多少时间,多少xue分是在optimization上?说不定有破百,是吧?而constraint位于结构的上层,比optimization还要更重要。

所谓财金基本功大约分为五大类:经济、会计、统计、数xue跟电脑这五部分,都有分基础跟进阶,依你的天分and兴趣决定修读的深度。

分类基础进阶

经济经济xue原理个体经济xue

(经济xue) 总体经济xue

会计会计xue中级会计xue

统计统计xue 数理(或高等)统计xue

xue 微积分微分方程、线性代数、高等微积分

程式程式设计资料结构、物件导向程式设计、演算法

经济的部分,基础的当然就是大一的经济xue,经济xue原理或经济xue甲;比较进阶的部分就是经济系开的,大二的个体经济xue跟总体经济xue。会计的话就是会计xue跟中级会计xue。统计xue部的话,在初阶的部分就是不需要微积分的统计,就是你们一般xue的课名叫统计xue的那种课;进阶的话就是需要以微积分为基础的统计,像数理统计xueand高等统计xue这个部分。数xue的话比较基础的就是微积分and线性代数,比较深的话就是微分方程and高等微积分;程式……

一开始的话,你可以xue程式设计and物件导向程式设计(C 或java),这样子的话你就会写程式了,但如果你想要写出好的、有品质的、不是土法炼钢的那种程式,你就要xue资料结构and演算法。不过我这里虽然列出五大类,还包括初级跟中级,不是要你全部都xue会。

比方说,你微积分就修到快要被当了,你干嘛去修高微?而是说在修这些课程的时候,你慢慢可以发现,你自己比较需要哪方面的知识,或者是说个性and天份比较适合哪方面。像是反过来说,有些人就是看到高微他觉得就像在看小说,也许他就比较适合往财工这边钻下去。我这样讲还不够夸张,像我以前的室友,他的娱乐就是打电动and看数xue,量子力xue跟泛函分析,天啊!他是当休闲用书在看的。所谓泛函分析就是,你微积分xuexue高等微积分,高等微积分xue完可能会xue复变吧!复变xue完了,你要xue研究所的实分析跟复分析,就是实数函数的分析,复数函数的分析,最后一个对所有各种类型函数的讨论那就叫泛函分析,也就是说从微积分开始算,可以算是第四层了。有人可以把这种东西当作是在看小说,而那种人就住在我房间,后来我就对自己说:「我这辈子玩数xue没有比较利益!」xue这种东西是帮助你认识自己在财金领域要走哪一块,那如果是一般财金的话,会计and经济xue到中级会比较好;那如果你要玩保险精算的话,数理统计xue是必要的,中级的经济xue最好也修一下,那财务工程的话,你数xue、程式当然得比较强。

二、双修文xueandxue

文理双主修(最佳) > xue院双主修(也不错) > 修其他xue系专业必修课(起码)

在国外先进的大xue里面,他们把大xue定位成一种全人的教育,大二开始他们才会开始分系,比较慢找到方向的人,甚至在大三的时候才决定主修,也就是说基本上他们在之前xue的东西都是通识课(core curriculum)所谓通识教育的目的是在帮助你探索知识的各个xue门或取向,英文叫approachdiscipline。在国内的话,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教育部的错!各位大概在高二开始就分组了吧,在分组之后,所有的人就分成理组and文组这两个部分,理组的这个部分他们讲究的是实验,然后他们讲的话and思考的方式会比较精确,然后他们掌握的是这个世界的一些技术。而文组的人他们做研究的方法是比较偏向论述方面的,那他们面对模煳的能力是比较好,像xue理工的人他在这个环境就不是这么舒适,然后他掌握这个世界的制度,然后台湾的高级知识份子就分为两个世界,这两边的人永远无法去理解对方到底在干嘛,互相歧视。可是,如果这个时候你刚好横跨两边,你有办法and两 边的人沟通的话,你的眼界就比他们大一倍囉!这个也算是两种不同的世界观,所以如果只有一种世界观的时候,你眼中所看到的世界只有一半,一半的意思是说不 只你解决问题的方法只有一半而已,你连问问题的方法都只剩下一半。问问题其实比解决问题重要多了,一但你问出了对的问题,你就知道要去找哪些专家xue者组成专桉小组来研究。有些问题是用理的方式,也就是科xue的方式去问是比较好的,你不得不用人文的方法去问,效果就差多了,或者是如果你是理工类组的你的状况就相反,明明是一个人文问题你硬要把他搞成科xue问题,就是用错办法。理组这边他们的专长是找出问题之间的规则时比较有效率,而且比较精确,然后这个结论也是比较有效度(validity),你把他讲成比较强有力好了,效度是什么东西各位以后去修研究法的时候就会xue到,你也可以用google大概找一下。文组的专长就是在模煳的环境里面他会觉得很舒适,很多连定义都很难作的问题,文组的人仍然有办法可以处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模煳的,而理组的人碰到模煳的状况,不是觉得浑身不对劲就是完全乎略这些无法精

确定义的问题。

台 湾受过高等教育一群人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两种人彼此没有办法沟通,或是说这两种人之中能做为沟通媒介的那群人实在是太少了,如果你就是这些沟通媒界之 一的话,两边的人都可以为你所用,因为只有你可以跟两边的人沟通。我真的是这样子强烈的建议大家,就是说你修的那个系颁发的是bachelor of art,你就去选修bachelor ofscience的这种系,反之亦然。那在选的时候,如果你是文组的,你能够选数xue或资讯以外的系是最好,因为数xue跟资讯并不包含太多的实验在里面,也就是说你要做一些逻辑论证或推导的时候,其实你是根据某些假设,那些假设不一定是真的,只有实验才能去验证这样子的假设,所以最好的状况当然是去修物理之类的基础科xue,可是对于高二就没有读物理、化xue、生物的人来说,痛苦应该蛮大的。当然我这样讲的文理互跨双主修是最好的,不然也可以跨xue院双主修,最起码你要去修一些外系大二、大三的必修课。不过跨xue院至少有一种例外,就是管理xue院修经济系,就是这两种东西你可以说理论and实务相结合,可是他的世界观是非常非常接近的,或者你可以这样讲,根本就是一样的,那你就没有办法达到我刚讲的那种跨领域xue习,开拓自己的世界观的效果。修的时

候你也不用去想说另外一个系热不热门,好不好找工作?最主要是要开你的眼界用的。大xue是奠定你一辈子世界观最重要的时光。如果你不在大xue的时候建立好自己追求智慧开阔而坚实的基础,离开大xue之后再做会非常痛苦,应该讲说不可能,因为大xue是型塑你下半辈子价值观最重要的期间,像是研究方法大致可分为实验、计量分析and质性研究这三块,那什么东西都可以做质性研究,能够做实验的东西很少,但只有实验能断定因果关系,其他方法都不能,量化研究他的研究速度and导出结论的速度会比质性研究好。只有你大xuexue知识是三种并重,你才知道面临什么情境时要怎样问问题,在大xue的时候你要尽量追求人文andxue并进的教育,既然教育部提供给你的制度不是这样子,你就要自力救济。人文教育能够帮助你面对混沌,科xue教育可以帮助你克服复杂,文理双修的话,你才能发现别人看不到的,连结在两者之中的美丽小世界,没有反应的人,代表你书店逛的太少啰。

三、尽量少修商管课程、少看商管书报杂志

接下来就是请大家在xue校尽量少修管理xue院的课。念到管理xue院的系的同xue比较幸运的一点就是,你的同xue相对于文组的其他xue生是比教聪明的,你的想法比起法律系的xue生又比较灵活。可是大xue部的商xue教育并不算是基本功当中的基本功,那对于建立你比较完整的世界观也没有太大的帮助,在国外的经验更是会and你强调说,有工作经验之后你去xue管理,你才会知道这修东西到底该怎么用,少修的意思不是叫你不要修,如果你基于各种考量,譬如想接近心仪对象的话,我求你修!真的!

不过没有工作经验下的管理xue教育没有意义,甚至于大xue部的管理xue教育对研究管理xue(如读商博)也没有帮助,大xue该做的事情是筑基,而商xue的三门基本功是数量方法、经济xueand决策科xue。这可不是我乱盖的,StanfordandInseadxue院博士班有所谓的院定必修,是不管你主修什么都应该要会的。大xue时应该好好xue习的是管理xue的根本,就是个体经济xue、线性代数、数理统计xue、计量方法、社会心理xue、决策心理xue。而不是一大堆乱七八xx管理。商管xue院的特别注意到啦:given你已经有一大堆必修课都是管理/金融课程了,你再选修自己院系里面课程的边际效用又再更低,所以,千万别执迷呀!算我求你。至于管院某系双修管院另一系更是头壳坏去(你不要对我辩说会计and资管差很多)

醒来吧,同志们!外面的花花世界正在等着你们。然后,跟少修管理xue院的课一样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少看商管类型的杂志跟书。商管类书报杂志依内容99%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一天之后就是垃圾,

第二类一週之后就是垃圾,

第三类一季之后就是垃圾。

如果你把宝贵的生命花在这些事情上,连续数十年,你怎么能期待自己能够脱颖而出,进而出类拔萃?今天高手and平凡人会有差异,不在于吃喝玩乐或是做一些庶务性工作的时候,你吃饭高手也要吃饭啊,你睡觉高手也要睡觉,你嗑牙高手一样也会,你玩MSN高手照玩啊。会有差距是在高手and平凡人自以为在精进的时候,做了不同的选择。而这些时间,一年可能只有五百小时,一天只有一小时多一点。五百小时/年能够制造多大的差异呢?平凡人选的是书店里最畅销的管理大师新作品,精读之后觉得很有道理,而高手选的是经过十年、百年、千年岁月洗炼后人类智慧的精华。久而久之,高手全身上下挂满千年神器,信手拈来就是上古神兵。然而,平凡人永远不知道,读那些死人骨头到底有什么用?(商管类的书也不是全部都烂啦,杜拉克、科特勒或是巴菲特这些老鬼早就通过不知道多少个十年的考验了。不过你一定要读足够人类的经典并且有深刻体会,你才能去预测,哪些商管类新书里面写的东西十年之后依然很有用。)

四、研究罗马史

接下来最后的部分是基于上面的基础之上,你去培养驾驭constraint的能力,第一个你要xue的东西就是历史。有句话说:「愚者以自己的经验xue习、智者由别人的经验中xue习。」自己的经验当然是无法取代的,问题是你每次跌倒受伤能成长多少,and你从别人的经验中xue到多少非常有关。读历史有点像是做大量的case study,从当中去归纳出一些道理出来,建立自己的史观,以做为日后决策的基础。那你要xue怎么样的历史呢?最重要就是罗马史。

理由有三:

()罗马时代是现代(西方)社会的原形

()罗马人在智力、体力and商业能力都不如对手,却能一一打败他们

()罗马史是现代西方国家上流社会教养子弟的必备课程

() 罗马时代是现代(西方)社会的原形

比方说是法律vs.神的戒律、共andvs.帝制(比较接近现代的总统制vs.内阁制)、同化败者或是强化胜败者之间的差异、男女地位的转变、各种税制等等,全部都在罗马时代上演过,也一一显现出结果。读罗马史可以让你了解在现代社会里,如果施行某些制度(constraint)会有什么结果。

() 罗马人在智力、体力and商业能力都不如对手,却能一一打败他们

如果今天罗马人比对手聪明、强壮而且更具经营管理的本事,最后能在地中海四週称霸,那……我们也没什么好研究的啦。但真是太神奇了!今天罗马人智力不如希腊人、体力不如高卢人、经商的本事不如迦太基人,(罗马人optimization的天赋比对手差多了)却能一一打败这些部族,为什么?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呢?关键就在他们选择奉行某些and他们对手不一样的游戏规则(constraint),使得他们and其他民族的命运大不相同。到底是哪些呢?比方说「同化败者」就是很重要的其中一项,其他的……各位用心钻研吧。

() 罗马史是现代西方国家上流社会教养子弟的必备课程

之前我在看许多大头,不管是公领域的或是私部门的,传记、报导文xue的 时候发现一件事,就是有让人吃惊的高比例都说爱德华、吉朋的「罗马帝国衰亡史」是影响他们最深,也是他们一生不断重读的书。世界上的书有多少本啊?一些在 不同领域的翘楚都读过同一套书的机率有多少呢?这是不是应该好好追究呢?这到底是什么武林密笈可以让一堆大侠推崇至此?为什么真强者都是吃这个长大的呢? 那……要怎么xue习罗马史呢?第一就是书店找一本薄薄的小书,叫做「关于罗马人的二十个问题」盐野七生著、三民出版。这本小册可以让你对罗马史能够有一个最迅速而全面的鸟瞰。第二呢:上机实习。由三国志经验我们可以发现,打电动是xue习 历史最快的方式。这个游戏的名称是「罗马:全军破敌」松岗出品。请大家支持原版啊,啊,一千多很便宜啦。藉由本游戏加深你对罗马史的了解与兴趣,对你人生 的加值最少从一千万起跳,不盖你,真的。最起码玩个一遍之后,你对地中海週遭的地图会倒背如流,这对你以后研读罗马史有极大的帮助。第三,把盐野七生着的 「罗马人的故事」(一样是三民出版)全部精读。现在中译本已经出到十一集了,预计出满十五集。听名字就知道这作者是日本人。她写的罗马人的故事有几个特点:

  1、够新。换句话说她可以综合、比较前人所写罗马史的优点,并加入一些最新的史料,汇整到她的着作中。

  2、她不是基督徒。基督徒认为他们被罗马「迫害」过,所以在面对罗马史时带有一种特殊的情绪,比方说,基督徒史xue家可能会认为迫害基督徒比较用力的那几个罗马皇帝有关的一切都是不好的,其实也许根本没这回事。也就是说盐野七生能从比较超然的角度看罗马史。

  3、以往的罗马相关历史、小说或是影集处理的不好的部份,在她手下一样精采。像是奥古斯都(屋大维)或是几个有名的昏jun在她手下一样精采。

  4、她虽然是哲xue系毕业的,可是写出来的作品却带有经济xue的味道,处处带有机会成本and资源分配的观念。

  5、她的文笔非常好,写出来的东西已经有经典的条件,经常能写出让人震撼许久的句子and段落。不过呢,你不见得要照顺序看。你可以先看最精采第四、五、六三集,讲的是凯撒and奥古斯都的故事。最后当然是把爱德华,吉朋所写的罗马帝国衰亡史好好地读一读。各位实在太幸运了,万众期待的繁体中文完整译本竟然有人翻出来了,我那天在诚品看到的时候,兴奋地立刻打电话通知期货社的骨灰哩!联经出版。一共有六卷,目前已经出到第三卷了。

  五、钻研演化心理xueand决策科xue

  现在历史xue完了,下一个东西你要xue的东西就是科xue。科xue的部分我在这边列出两个东西。

  第一个是演化心理xue。第二个是决策科xue。要xue演化心理xue的。原因是「帮助你了解constraint optimization最基本的形式」。在没有文化、没有文字、没有任何法规制度之前,之前只有一个最松的、松到不行的constraint,就叫做自然资源,气候之类的天然环境。然后你要optimizatize的也很简单,就是生存跟繁殖,完全不像现在这么累,除了名利权之外还要健康、幸福。甚至于你在人跟动物的一个比较当中,你可以发现到这种constraint optimization简单到不用人的大脑去做,动物(甚至是没有大脑的那些)也是在做一样的事情,你可以从演化心理xuexue到说,由其他动物的观点来反思人类constraint optimization行为。也可以从狩猎采集社会中xue到人类行为的最基本形式。事实上我觉得演化心理xue是现有的心理xueand各种社会科xue中,对人类行为最具解释力的一种。这里面推荐大家的是两本书:第一个是蛮有名的「自私的基因」,天下出版,那第二本是「心智探奇」(How the Mind Works, 有兴趣的可以上Amazon去读读review),一个哈佛教授Steven Pinker写的,他以前在MIT教书,现在已经被挖到哈佛去了,这本书中文版由CMU CS PhD student 韩定中翻译中,2005年时应该会由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大家把这个东西记下来,到时候上市就可以找来看。至于其他号称演化心理xue的书有的已经写到社会生物xue去了,(甚至还是心理xue教授写的呢!)不推荐。

  第二个你要xue的科xue就是决策科xue,决策科xue探讨的是为什么人类作决策没办法像数xue家或经济xue家描述地那样完美。在生命当中每一个转折你做了什么决择,最后就会决你的命运,而决策科xue是帮助你做更好决策的一门,最重要的xue问。这个主题得到了2002年的诺贝尔经济xue奖,大家如果有在注意这方面消息的话应该知道。另外决策科xue可以帮助你去解释,人脑如何去处理机率这个部分,事实上如果你只xue会数xue家、统计xue家所会的那种机率,而不知到人脑是怎么对机率做出反应的话,你不能说你了解机率。

  You will never know probability until you learned decision sciences.

  我推荐大家的书是「思维与决策」第三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本书是2002年诺贝尔经济xue奖得主Daniel Kahneman在普林斯顿大xue心理系讲授 The Psychology of Decision Making and Judgment指定的教科书。(当然英文好的人上面几本就直接读原文啦)

  六、xue习领导艺术and策略

  接历史、科xuexue完了。接下来就到艺术,艺术的话,这里面有两种艺术我建议大家好好去研究一下,第一个叫做领导的艺术,第二个叫做策略的艺术,你从罗马人的故事中已经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领导方式了,再来你要xue习的是什么?

  是领导的本质,进而培养自己的领导力。领导艺术里面最重要一个主要课题,就是领导人到底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如果他是先天的,我们也就不用在讲下去了,故假设他是后天的,如果是后天的话,领导人到底有什么特质,到底要什么样的养成过程,才能培育出优秀的领导人呢?

  这个部分,我推荐大家看的书是《为将之道》,麦田出版社出版,普依尔着。(他另外有写一本书叫做《十九颗星》),这本书里面讲到很多知名将领的养成过程,and名将所具备的共同特质。我请大家研究的是名junand名将的领导风格,名企业家……各位已经接触太多了)这 些名将的养成过程很多都是在成年以后才发生,二十几岁到五十几岁的时候,一个人本来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军官,怎么变成一个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将领,他们读的 是哪些书,做的是哪些事情,成长经历是什么?像罗马帝国衰亡史,一开始我就是从里面找到的,我那时候在看的时候就觉得奇怪说,为什么这个人在看罗马帝国衰 亡史,下一个还是罗马帝国衰亡史,有看过罗马帝国衰亡史的比例实在是高的可怕,于是我就打算要找这本书来看一看。后来再看很多人的传记或访谈,也都是爱德 华、吉朋巨作的爱好者。第二个你要研究的东西是strategy,会不会用strategy大概是人类或动物最重要的差别之一,如果你要精进你的策略的能力,你就要去xue习策略最基本的形式。一开始strategy这 个东西并不是用来追逐商业利益的,他的目的是要追求安全或是国家利益,他探讨的范围其实比你现在看到的策略管理或企业政策还要广还要深,因为策略管理输了 就是赔钱破产,了不起几百亿美金吧?如果战略输了,那可是会亡国灭族的,牵涉到的经济价值可能是以兆美元为单位在计算的,这两种完全不一样。换句话说,战 略或是商业策略的威力完全是两码子事,你战略xue的越多,strategyxue的越好,我推荐给大家的是「战略入门」,钮先钟教授写的,麦田出版社出版的,他里面从什么是战略,为什么要研究战略,怎么样去研究
strategy这三部分去探讨。记得啊,一个人business strategyxue得越少,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xue得越深,他的strategic planning的本领就越好。

  总而言之,金融业是一种服务业,服务业的重点就在人,没有任何硬底子的专业,比的上soft skill还要重要,可是所谓soft skill有很多种,比方说人际沟通或是通称为「怎样做人?」的一些技巧。不过其中最难的,最重要的,影响力最大的,就是我今天跟大家讲的,驾驭constraint的能力,如果你真的想要爬到顶端的话,这个是你这辈子追求的目标了,最后我就做一个今天的结语吧。

  一、万解皆可包,唯有题无价。

  所有解决问题的方桉都可以外包,可是怎么样问出关键性重要的问题,这种能力是你自己必须要去培养跟具备的。这也是你这辈子所要拥有的最重要的能力。今天会跟大家讲前面这一大串,其实都是从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开始,就是为什么在金融业,数xueand电脑爆强的华人跟印度人,并没有非常出色?然后接下来就会衍生出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并想办法一一提出可能的解决方桉。

   当然这些解决方桉也只是参考用的,你也不见得需要全部都要会,不然世界上这么多这个领域的博士是在干嘛的?甚至你们可以一组人,就像我们这些老骨头一 样,一组人我们每个人专长不太一样,然后共同去探讨这些事情。可是如果一开始你连问这个问题都不知道的话,别人跟你讲专业(optimization)很重要,你就一头栽进专业的世界里,而且可能还是浅薄的专业,别人考十张证照,你就要二十张。别人读硕士,你就读两个硕士或博士……如果这样搞下去,你怎么期待你的人生会跟其他人不一样呢?对不对?培养出问出关键性问题的能力,最重要的一点,最好的方式就是全人教育。因为如果你没有经过这种multi-discipline的训练跟教育跟培养的话,你真的不知道怎么样用不同的方式去问问题,如果你连问关键性问题都不会的话,你这辈子……就好好享受平凡人的小小幸福吧。

  二、每个人要珍惜你能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光荣的行使你这种自由,然后勇敢的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

  今天我跟各位讲这些,我不是一定要你们站到世界的顶端,我在这边也可以直接跟大家讲,金字塔的顶端没有这么多位置。

  可是走完之后你要记得,某一天,你发现,主宰你所生活的世界的人,对你的命运有非常大影响力的人,他们xue历比你低,智慧比你低,品德好像也没有你高,可是他们却对你有重大影响的时候,

  你要知道「为什么?」你要知道你是被怎样的力量在影响着,你也要知道他们不是什么都不会。你的头脑虽然比他们好,但是,but they have guts!知道吗?tech当然是必要的,不过说实话,搞tech(optimization)我们再八辈子还是玩不赢MIT出来的人,当然我希望在座的各位有人进得了MIT。不过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MIT, Stanford, CIT毕业的tech超强者,会继续活在Harvard, Yale,Princeton校友主宰之下。因为后面这一群人掌握了constraint,就这么简单。xuetech(optimization)再怎么强,了不起就是孙悟空七十二变,还是跑不出如来佛五指山的。希望各位从今天起就努力xue习如来神掌,早日练成万佛朝宗吧!不管是什么时段,比方说今天晚上,那大xue四年,或是比方说你二十一岁、二十二岁、二十三岁、三十岁的时候,这都是你一辈子只有一次的。你一旦决定做某些事情,你就永远不会再有,在同一个时间点,选择做另一件事情的机会。反正就是择你所爱,爱你所择。那下个礼拜你还会不会在这边,或者下xue期你还会不会来这个社团,其实你的人生就会慢慢开始产生变化。那没有什么怎样一定就好,或是怎么样不好,也没有说是出类拔萃就好,平凡就不好。坦白讲你也不一定要在金融业发展,因为未来的路有无限可能。

  那反正选了,你就是接受后果就对了。

  不过,我也要提醒你一件事:如果二十年后,你仍然在载浮载沉,那时回首今日,不论你觉得原因是什么,我也对你的生命没有任何责任。我今天已经把不只是金融界,而且是这世界是怎么运作的逻辑,都告诉你了。我还告诉你,这世界上,谁才是老大,还有他们到底掌握了什么核心(constraint),才可以继续当老大。

  我连怎么样成就卓越的具体步骤都已经整理出来,通通告诉你们了。今天你们知道的,已经远超越那些家境富裕,从小当小liuxue生,现在在读常春藤盟校的公子千金了。如果这样你仍然不能有所成,是因为你还是不敢,没胆踏上and庸 庸碌碌的群众不一样的道路。因为你还是等待着,那些大众主流媒体中万灵丹,可以让你得到救赎。因为你仍然,担心、惧怕、犹豫不决,也许自己没办法实现想。 但要记得,只有你自己能,而且要向自己的生命负责。不是我,也不是别人,就是你!如果你在过往的挫折中已经失去自信,要自己想办法找回那勇气。如果你从来 就不曾走自己的路,那闭上眼、深呼吸、往前冲就了!

  希望各位最后终于能够成为自己生命的主人,我在外面的世界等你们。后会有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How to Get a Real Education by Scott Adams

How to Get a Real Education

by SCOTT ADAMS

April 9, 2011

I understand why the top students in America study physics, chemistry, calculus and classic literature. The kids in this brainy group are the future professors, scientists, thinkers and engineers who will propel civilization forward. But why do we make B students sit through these same classes? That’s like trying to train your cat to do your taxes—a waste of time and money. Wouldn’t it make more sense to teach B students something useful, like entrepreneurship?

[COVER]Scott Adams

I speak from experience because I majored in entrepreneurship at Hartwick College in Oneonta, N.Y. Technically, my major was economics. But the unsung advantage of attending a small college is that you can mold your experience any way you want.

There was a small business on our campus called The Coffee House. It served beer and snacks, and featured live entertainment. It was managed by students, and it was a money-losing mess, subsidized by the college. I thought I could make a difference, so I applied for an opening as the so-called Minister of Finance. I landed the job, thanks to my impressive interviewing skills, my can-do attitude and the fact that everyone else in the solar system had more interesting plans.

The drinking age in those days was 18, and the entire compensation package for the managers of The Coffee House was free beer. That goes a long way toward explaining why the accounting system consisted of seven students trying to remember where all the money went. I thought we could do better. So I proposed to my accounting professor that for three course credits I would build and operate a proper accounting system for the business. And so I did. It was a great experience. Meanwhile, some of my peers were taking courses in art history so they’d be prepared to remember what art looked like just in case anyone asked.

One day the managers of The Coffee House had a meeting to discuss two topics. First, our Minister of Employment was recommending that we fire a bartender, who happened to be one of my best friends. Second, we needed to choose a leader for our group. On the first question, there was a general consensus that my friend lacked both the will and the potential to master the bartending arts. I reluctantly voted with the majority to fire him.

But when it came to discussing who should be our new leader, I pointed out that my friend—the soon-to-be-fired bartender—was tall, good-looking and so gifted at b.s. that he’d be the perfect leader. By the end of the meeting I had persuaded the group to fire the worst bartender that any of us had ever seen…and ask him if he would consider being our leader. My friend nailed the interview and became our Commissioner. He went on to do a terrific job. That was the year I learned everything I know about management.

Read More

At about the same time, this same friend, along with my roommate and me, hatched a plan to become the student managers of our dormitory and to get paid to do it. The idea involved replacing all of the professional staff, including the resident assistant, security guard and even the cleaning crew, with students who would be paid to do the work. We imagined forming a dorm government to manage elections for various jobs, set out penalties for misbehavior and generally take care of business. And we imagined that the three of us, being the visionaries for this scheme, would run the show.

We pitched our entrepreneurial idea to the dean and his staff. To our surprise, the dean said that if we could get a majority of next year’s dorm residents to agree to our scheme, the college would back it.

It was a high hurdle, but a loophole made it easier to clear. We only needed a majority of students who said they planned to live in the dorm next year. And we had plenty of friends who were happy to plan just about anything so long as they could later change their minds. That’s the year I learned that if there’s a loophole, someone’s going to drive a truck through it, and the people in the truck will get paid better than the people under it.

The dean required that our first order of business in the fall would be creating a dorm constitution and getting it ratified. That sounded like a nightmare to organize. To save time, I wrote the constitution over the summer and didn’t mention it when classes resumed. We held a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 to collect everyone’s input, and I listened to two hours of diverse opinions. At the end of the meeting I volunteered to take on the daunting task of crafting a document that reflected all of the varied and sometimes conflicting opinions that had been aired. I waited a week, made copies of the document that I had written over the summer, presented it to the dorm as their own ideas and watched it get approved in a landslide vote. That was the year I learned everything I know about getting buy-in.

“Why do we make B students sit through the same classes as their brainy peers? That’s like trying to train your cat to do your taxes—a waste of time and money. Wouldn’t it make sense to teach them something useful instead?”

For the next two years my friends and I each had a private room at no cost, a base salary and the experience of managing the dorm. On some nights I also got paid to do overnight security, while also getting paid to clean the laundry room. At the end of my security shift I would go to The Coffee House and balance the books.

My college days were full of entrepreneurial stories of this sort. When my friends and I couldn’t get the gym to give us space for our informal games of indoor soccer, we considered our options. The gym’s rule was that only organized groups could reserve time. A few days later we took another run at it, but this time we were an organized soccer club, and I was the president. My executive duties included filling out a form to register the club and remembering to bring the ball.

By the time I graduated, I had mastered the strange art of transforming nothing into something. Every good thing that has happened to me as an adult can be traced back to that training. Several years later, I finished my MBA at Berkeley’s Haas School of Business. That was the fine-tuning I needed to see the world through an entrepreneur’s eyes.

If you’re having a hard time imagining what an education in entrepreneurship should include, allow me to prime the pump with some lessons I’ve learned along the way.

Combine Skills. The first thing you should learn in a course on entrepreneurship is how to make yourself valuable. It’s unlikely that any average student can develop a world-class skill in one particular area. But it’s easy to learn how to do several different things fairly well. I succeeded as a cartoonist with negligible art talent, some basic writing skills, an ordinary sense of humor and a bit of experience in the business world. The "Dilbert" comic is a combination of all four skills. The world has plenty of better artists, smarter writers, funnier humorists and more experienced business people. The rare part is that each of those modest skills is collected in one person. That’s how value is created.

Fail Forward. If you’re taking risks, and you probably should, you can find yourself failing 90% of the time. The trick is to get paid while you’re doing the failing and to use the experience to gain skills that will be useful later. I failed at my first career in banking. I failed at my second career with the phone company. But you’d be surprised at how many of the skills I learned in those careers can be applied to almost any field, including cartooning. Students should be taught that failure is a process, not an obstacle.

Find the Action. In my senior year of college I asked my adviser how I should pursue my goal of being a banker. He told me to figure out where the most innovation in banking was happening and to move there. And so I did. Banking didn’t work out for me, but the advice still holds: Move to where the action is. Distance is your enemy.

[JUMP]Scott Adams

Attract Luck. You can’t manage luck directly, but you can manage your career in a way that makes it easier for luck to find you. To succeed, first you must do something. And if that doesn’t work, which can be 90% of the time, do something else. Luck finds the doers. Readers of the Journal will find this point obvious. It’s not obvious to a teenager.

Conquer Fear. I took classes in public speaking in college and a few more during my corporate days. That training was marginally useful for learning how to mask nervousness in public. Then I took the Dale Carnegie course. It was life-changing. The Dale Carnegie method ignores speaking technique entirely and trains you instead to enjoy the experience of speaking to a crowd. Once you become relaxed in front of people, technique comes automatically. Over the years, I’ve given speeches to hundreds of audiences and enjoyed every minute on stage. But this isn’t a plug for Dale Carnegie. The point is that people can be trained to replace fear and shyness with enthusiasm. Every entrepreneur can use that skill.

Write Simply. I took a two-day class in business writing that taught me how to write direct sentences and to avoid extra words. Simplicity makes ideas powerful. Want examples? Read anything by Steve Jobs or Warren Buffett.

Learn Persuasion. Students of entrepreneurship should learn the art of persuasion in all its forms, including psychology, sales, marketing, negotiating, statistics and even design. Usually those skills are sprinkled across several disciplines. For entrepreneurs, it makes sense to teach them as a package.

That’s my starter list for the sort of classes that would serve B students well. The list is not meant to be complete. Obviously an entrepreneur would benefit from classes in finance, management and more.

Remember, children are our future, and the majority of them are B students. If that doesn’t scare you, it probably should.

—Mr. Adams is the creator of "Dilbert."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